新聞動態  NEWS
新聞動態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新聞動態-公司新聞
企業力推產品結構升級 鋯產業利潤增長確定
2018-05-18 14:49:48

“最好的時代”

東方鋯業的鹽鴻廠區與許多新材料企業頗有相似處。廠區內不乏近年來大規模產能擴張的痕跡,新廠房和生產線依然在建設中。不過整體環境干凈整潔,綠化環繞,只有空氣中隱隱飄著的化學原料氣味提醒到訪者,這是一個與化學提煉相關聯的企業。

鋯是一種稀有金屬,主要從鋯英砂中提煉,同時廣泛應用于航天、航空、原子能、電子、冶金、化工、能源、輕工、機械和醫療等行業,尤其是在原子能工業中,由鋯合金制造的包殼管,擔負著保護核反應堆堆芯、隔絕核輻射的關鍵功用,鋯合金被世界范圍的核工業視為“核性能最佳的材料”。

通常,鋯的下游應用可分為金屬鋯、鋯粉和鋯化合物等三類。世界主要鋯生產國的鋯金屬產業化發展都與核工業緊密聯系在一起;鋯化合物則主要用在陶瓷、耐火材料、鑄造工業、玻璃、鋯鞣劑、催化劑等領域,在涂料、造紙等工業中也有所應用。在今年2月公布的《新材料十二五規劃》中,鋯材被作為重點研發產品,屢次于文件中提及。

“我們現在能望見的山坳里,就是募投的1000噸級的核級海綿鋯項目所在地。”東方鋯業董秘陳恩敏告訴記者,按照規劃,核級鋯項目將于2013年下半年投產。而該公司位于樂昌的2萬噸氯氧化鋯也將在今年建成,明年投產。后者將更大程度滿足公司深加工產品(如復合氧化鋯等)的原料需求,并通過規模優勢保障毛利率水平;前者則是令眾多投資者興致盎然的重量級項目。

令市場期待的項目還不止于此。在澳大利亞東南部,東方鋯業與澳洲AZN公司合資的銘瑞鋯業已經投產在即。該合資公司除了擁有已經開發成熟的礦區Mindarie外,還將擁有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單體鋯礦資源WIM150項目80%的權益。前者的初期產能為3.5萬噸鋯精礦,加上WIM150項目,遠期產能超過10萬噸。

可以看到,從上游礦山投資,中游項目擴產,到下游核級鋯的新建,東方鋯業幾乎每個生產環節都在加速擴張。記者注意到一個細節,該公司證券部員工,名片上往往都印有好幾個頭銜,身兼數職。“公司忙到一個人當幾個人在用。”陳恩敏笑言。

“近年來公司發展的特點就是,項目眾多,而且都有重要的戰略意義。”東方鋯業常務副總經理黃超華告訴記者。

黃超華在上世紀80年代就讀于武漢大學材料化學系,研究生時期選擇的課題就是鋯材研究。畢業后,他一直沒有離開過老本行,多年來在一線見證著我國鋯產業的發展。

“可以說,現在就是中國鋯行業最好的時代。”黃超華說。

企業積極“出海”尋求資源

公開資料顯示,鋯在全球范圍來看并不稀缺,儲量在5600萬噸左右。但中國卻只占了0.89%,嚴重依賴進口。作為最大的鋯產品生產國,中國每年對鋯英砂的使用量在60萬噸左右,有90%來自國外,前兩大進口國分別是澳大利亞和南非。我國海南雖然也有鋯英砂資源,但鑒于其國際旅游島的定位,實際開采受限較大。

因此到目前為止,資源帶來的利潤率依然在產業鏈中最為豐厚。東方鋯業的澳洲鋯礦項目自公告以來,一舉一動都牽動資本市場的心。

在中國需求的帶動下,鋯英砂經歷了長達6年的長線牛市,價格連年攀升。除金融危機期間,供應不足的現象始終突出。

資源掌控者的強勢在2011年下半年就充分體現出來。由于宏觀經濟低迷,加之中國房地產市場調控,金屬市場普遍回落,鋯下游產品價格也隨之回調。可是,“產品降價了,鋯英砂根本沒怎么調,尤其是澳礦。”黃超華回憶道。

百川資訊的數據顯示,從2011年7 月開始到12 月,硅酸鋯價格累計下降 16 %,但同期,澳大利亞鋯英砂精礦的價格卻始終持平在2300美元/噸-2400美元/噸的水準。若將同期美元匯率下跌因素計入,降幅也僅在8%左右,且從當年11月又開始重拾升勢。目前,澳洲66%品位進口砂2630美元/噸-2740美元/噸,國產砂也到了16300元/噸-17000元/噸。

“最重要的因素在于上游資源趨于緊張。特別是電熔鋯(KZN)資源面臨枯竭。”黃超華表示,即使金融危機期間,國際礦山也只是限產,不愿做大規模降價。這成為原料價格居高不下最強有力的支撐。

中國有色金屬協會鈦鋯鉿分會一位專家同樣向記者提及了類似觀點。“資源被國外掌握,澳礦實行季度定價,逐步上調的趨勢很確定。”

如果一個行業對資源具有高依賴度,那么其必然尋求機會向上游延伸,以保證不受原料供應的長期束縛。2011年4月,東方鋯業公告,與澳大利亞AZN公司成立合資企業,開發后者擁有的鋯礦項目。待澳洲項目投產,東方鋯業將成為業內唯一一家擁有礦資源的產業鏈最完善的企業,實現其將資源納入最核心競爭力的目標。

“比照全球最大的鋯英砂供應商澳大利亞ILUKA公司的成本和售價,目前該礦綜合生產成本預計在1000美元/噸(到岸價),而目前的售價超過2600美元/噸。”陳恩敏對記者介紹。目前東方鋯業年消耗鋯英砂約4萬噸,也就是說,該礦的投產將顯著降低公司原料成本,使企業具備明顯的競爭優勢。而在突破資源瓶頸后,從2013年開始,鋯英砂的銷售業務也將正式在公司業績中體現。

“開發澳礦的消息傳出后,澳大利亞的ILUKA公司對此非常緊張。”業內一位知情人士透露。ILUKA是全球最大的鋯英砂供應商,占據20%的市場份額,并對客戶采取直供方式。公司對外宣稱,如果發現客戶將ILUKA的鋯英砂拿去做貿易,將“面臨失去直供的風險”。而東方鋯業將觸角正式延伸到了上游礦山,就等于從其客戶一躍變成了競爭對手。來自業內的消息稱,ILUKA還一度對東方鋯業實行了原料供應限制。

但獲取資源的目標是不會變化的,這還將成為今后中國鋯行業的發展方向。“我們一定要繼續多渠道進口鋯砂,以此來平衡對澳砂、南非砂的過度依賴。此外,還要鼓勵企業赴鋯砂儲量豐富的地區投資開礦,降低對外商進口鋯砂的依賴程度和定價權。”北京有色金屬研究總院教授熊炳昆就曾在行業會議中透露,多家國內企業已經在海外投資方面有所行動,還有一些公司看好非洲沿岸國家的鋯砂資源,項目合作有良好進展。

產業發展向高端進發

即便單個公司獲取了上游資源,對于整個行業來說,依然不足以構成可持續發展的基礎。

回顧此輪鋯價走勢可以發現,資源的強勢上漲在一段時期內,的確支撐了從低端到高端鋯產品價格的全線上升。尤其在2011年上半年,初級產品氯氧化鋯和硅酸鋯的調價速度最快。其中,東方鋯業2009年上市時,硅酸鋯毛利率為14.28%,氯氧化鋯為14.57%,2011年中報則顯示,上述產品毛利率分別上升到32.91%和24.01%。而有 62 %的利潤來源于鋯產品的升華拜克也是如此。

“因為初級產品的價格傳導比深加工產品快。2011年上半年鋯英砂大幅上漲,它們的毛利率也提升得很快。”黃超華解釋。

但他強調,初級產品恐怕較難持續獲得如此高的毛利率,今后逐步回落是大概率事件。行業分析師則表示,硅酸鋯等低端產品面臨一定程度的產能過剩,持續提價空間有限,更多時候體現為上游原料和下游需求的兩頭受壓。

硅酸鋯是由鋯英砂經過加工磨細變成細粉的初級產品,通常直接用于陶瓷釉料。而氯氧化鋯則是生產金屬鋯、氧化鋯和其他鋯化合物的基礎原料,同樣屬于易污染、高能耗的范圍。北京有色金屬研究總院教授熊炳昆就曾介紹,這樣的產品雖然仍然有相當盈利,但是很多發達國家已經停止生產,或者轉移至其他國家。

中國有色金屬協會鈦鋯鉿協會上述專家也感嘆:“我國占據了全球90%氯氧化鋯的產量和出口量。鋯本來就是我國稀缺的資源,從國外進口資源,可大多數只是拿來生產低端產品再出口出去,實在太可惜了。”

除了本身位于產業鏈低端位置外,市場變化也在倒逼產業升級。

房地產調控和宏觀經濟形勢的低迷,已經讓硅酸鋯銷售受到事實上的沖擊。根據百川資訊的統計,硅酸鋯的價格從去年7月見頂后,到今年3月底方略見起色,但累計跌幅還是達到了16%。特別是福建地區以中低端硅酸鋯為主要產品的廠家,銷售更加困難。

對于國內的鋯產業來說,如何提升產品結構是必須面對的問題。

“目前國內鋯行業正處于從簡單規模擴張的外延式發展向集約內涵式發展的轉變階段。”江西晶安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秘詹政向本報如是描述。江西晶安也是國內領先的鋯化學品企業,鋯系列產品總年生產規模為3萬噸。目前正在為A股市場IPO緊鑼密鼓地做準備。

記者獲得資料顯示,江西晶安在“十二五”期間規劃了包括5000噸產能的高純(寶石級)氧化鋯擴建工程,穩定鋯擴建工程和1000噸核能級海綿鋯建設工程等等,還規劃了與稀土元素結合的鋯化學品應用。該公司亦同樣規劃了2萬噸的鋯英砂海外開礦項目。

“目前鋯化學品的新興應用領域發展速度非常快,特別是鋯化學品與稀土元素的結合及其產品的應用,產品的毛利處于較高的水平。”詹政說,“鋯化學品的一般產品在房地產調控的形勢下需求有可能受到沖擊,但其細分市場的產品不但不會受到沖擊,還有可能因此加快替代傳統產品的步伐。綜合比較,我認為,鋯化學品中,具有科技含量和特定用途的產品,其需求將會繼續發展。”

新興產品的高利潤率從東方鋯業的財報中也可以發現。其毛利率最高的產品為復合氧化鋯和結構陶瓷,始終保持在50%上下的水平。

以復合氧化鋯為例,它廣泛用于航空、航天、能源、通訊、冶金、汽車、機械、生物、化工等領域。由于它屬于結構陶瓷的上游原料,而后者的高穩定性和優越性能,已經在材料工業中備受矚目,因此,產品從粉體到結構件都是高科技、高產值的產品,每噸鈰、鐿穩定粉體市場價格在 9-14 萬元之間。如再將其加工成冶金測氧傳感器用的結構件,每個構件用鋯十幾克,價格達近百元/支。再以電池用鐿鋯纖維布為例,1平方米價格高達 9000元-10000 元,還主要依賴進口。

我國每年出口的氧氯化鋯最高達 6 萬噸,美國、日本、歐洲除少量用于核級鋯生產外,多用于生產復合氧化鋯、納米粉體再制造各種結構件,有巨大的市場空間。資料預測我國復合氧化鋯粉體需求將在幾年內達到 2萬噸,產值 20 億元以上,高技術陶瓷構件的產值 300 億元以上。

“在我看來,就算目前只專注于復合氧化鋯、結構陶瓷等新興領域的研發和市場推廣,企業也已經有非常大的發展空間。”鈦鋯鉿協會專家表示。

企業的確也正在調整產業結構。東方鋯業在2010年募投了兩個新建項目,分別是二氧化鋯和硅酸鋯。東方鋯業募投中,2300噸高性能 AL-Y 復合氧化鋯項目,是公司自主研發成果的產業化。目前公司計劃利用自有資金擴產該項目至5000噸,以滿足市場發展需求及公司后續陶瓷結構件發展材料需求。

而新興鋯業、江西晶安、升華拜克下屬子公司浙江鋯谷等,也都已看好這一領域,正逐步擴大產業規模和品種。

“事實上,新興產品的產能和需求都在擴大。因此就算以后毛利率微幅下調,我們依然不必擔心,因為利潤總額攀升前景確定。”黃超華表示。

行業升級:技術是最大門檻

市場前景廣闊,但業界是否有足夠能力參與國際競爭?技術儲備情況又如何?

“目前在技術上,我們與國外的差距還比較明顯。”多位專家坦言。

以穩定氧化鋯為例。其應用的范圍非常廣泛,是將來發展結構陶瓷和功陶瓷的重要材料。但我們的技術水平遠落后于國外。我國可以生產出最高純度的氧化鋯產品,但物理性能差異較大,以至于同樣的產品,國外價格比國內高十倍或幾十倍。此外,穩定氧化鋯的應用在生物修復材料、光通訊材料等領域都未有涉及,除了工藝的原因外,主要還是設備的落后。

而核級鋯材方面,由于鋯是一種理想的中溫核材料,其在原子能工業綜合應用中具有重要地位。世界主要鋯生產國鋯的產業化發展都與核工業緊密聯系在一起。在原子能發電廠(民用)、核潛艇、核動力航母、核動力巡洋艦的核反應堆中,鋯被用于核燃料及其附屬材料、結構材料、包套材料、減速和反射劑等多個領域。

但目前,我國核電所需的核級海綿鋯全部來自國外,同時在運行的核電站和在建核電站所用的包殼材料等堆芯結構也全部由國外供應商提供。

“我國總體處于全球鋯產業分工的初級至中級水平。國內企業的研發能力和針對性相都還比較薄弱。”江西晶安相關人士認為,企業的研發和創新的動力是充足的,但問題是:缺乏專業人才、研究基礎薄弱。“國家對鋯行業的研發重視程度較低,缺乏有針對性的政策支持和相關的產業引導政策。”詹政說。

東方鋯業:國產核級鋯替代尚需數年

核級鋯材的國產化進程在很長一段時期內,給了資本市場充分的想象空間。但替代之路,可能將經歷5年左右的時間才能真正啟程。

日本福島核泄漏讓全球核能發展前景蒙上陰影,但我國核能發展的春天并沒有就此結束。在今年兩會上,有關核電項目將重新審批的消息令相關行業振奮。廣東、遼寧、福建、浙江、山東、江蘇、海南等地也均在規劃建設大型核電項目,我國還將建成全球首座第三代核電站。

核電站的迅速發展,為鋯材料的發展提供了極其重要的市場前景。目前,我國核電所需的核級海綿鋯全部來自國外,同時在運行的核電站和在建核電站所用的包殼材料等堆芯結構也全部由國外供應商提供,從供應保障角度考慮,推進國產核級鋯材的替代是毫無疑問的方向。

包殼管是一種高耗材料,每年需要周期性更換三分之一。資料顯示,每1萬千瓦核電首爐裝機容量需鋯材0.3-0.35噸,如按50%成材率計算,需核級海綿鋯0.6-0.7噸。每年換材按1萬千瓦0.1-0.12噸計算,一座百萬千瓦級反應堆則需海綿鋯60-70噸,換材需要20-25噸,總需80-96噸。我國如果按2020年4000萬千瓦計,需海綿鋯3600噸。按7000萬千瓦計,需海綿鋯6300噸。可見,鋯是反應堆應用不可缺的重要高耗材料。

在今年2月公布的《新材料十二五規劃》中,鋯材亦被作為重點研發產品,屢次于文件中提及。規劃中表示,在“十二五”期間,我國核級鋯材產能要達到1200噸/年、鋯及鋯合金鑄錠要達到2000噸/年。

國內龍頭企業聞風而動。2010年6月,東方鋯業宣布定向增發募資新建1000噸級核級海綿鋯項目,進軍核級鋯材領域。隨后公司又收購遼寧朝陽百盛鋯鈦股份有限公司海綿鋯相關業務,后者擁有我國已建成的唯一一條核級海綿鋯生產線。這使得核級鋯成為東方鋯業最具特色的業務之一。

“不過,估計要5年左右的時間,國產鋯合金才能真正開始替代進口。近幾年對公司的業績幾乎沒有影響。”東方鋯業常務副總經理黃超華對本報記者坦言。

多位行業資深人士解釋,目前進行核級鋯材國產化推廣最大的瓶頸并不是技術,而是專利認證資格。由于目前核級鋯材專利均為法國等傳統核能大國擁有,國內核電項目也一直在使用成體系的國外產品,國產鋯材需要經過長時間的測試才可能獲得資格認證,真正開始應用到核電項目之中。

記者了解到,目前東方鋯業朝陽百盛擁有的150噸產能的核級鋯生產線尚處于試生產狀態,主要提供給科研院所。更多生產的是工業級海綿鋯,產能在450噸。募投的1000噸核級鋯項目現在處于廠房基建狀態。公司估計,核級海綿鋯的批量生產需要2年左右時間,3年左右認證,也就是說,5年后,才有望見到核電站試用第一根國產鋯管。

因此,今年兩會上有關中國核電項目將重新審批的消息,對相關企業的短期影響可以忽略。但由于這是政策和市場雙方面推進的領域,且核級海綿鋯作為核級鋯材的原料,目前擁有40%以上的高利潤率,廣闊前景同樣吸引了業內具備實力的企業進入。江西晶安相關高層即透露,晶安將1000噸核能級海綿鋯建設工程列入了企業“十二五”發展規劃。

在回答該領域進入門檻的問題時,東方鋯業方面表示,該領域需要高純氯氧化鋯作為原料,還需要鋯鉿分離技術。上述兩項條件同時具備的企業極少,因此將構成核級鋯材的進入壁壘。

東方鋯業深度研究報告:鋯產業鏈漲價三倍,“中國鋯城”雛形已現

東方鋯業 002167 基礎化工業

我們保守預計公司2011年、2012年、2013年EPS分別為0.70元、2.33元、3.78元(考慮定增攤薄后)。隨著鋯英砂價格的上漲,公司業績極富有彈性。考慮到公司業內龍頭地位,部分產品具有國防安全戰略意義,給予2012年25倍市盈率,對應目標價58.25元,給予“推薦買入”評級。

關鍵假設。

1、鋯英砂價格將持續上漲。理由如下:其一,全球資源屬性類大宗商品集體漲價,鋯產業鏈產品漲價達三倍。其二,產業鏈供需結構極不對稱。上游資源高度集中于澳大利亞、南非等國,Iluka等五大廠商供應全球70%的產量;而下游行業分散,中、歐等地需求量非常大。未來三年擴產、復產產能無法滿足需求增長。其三,澳元、蘭特升值達30%,同時電力、能源、人力等成本持續上漲,致使采礦成本大幅提升。綜合來看,以中國為代表的新興市場需求不斷增長,但全球供應量呈下滑趨勢,鋯英砂價格還將持續大幅上漲,已從去年875漲到2050美元/噸,并有望在明年突破2750美元/噸。

2、產能規模穩步提高,募投項目按期投產。公司控股的Mindarie鋯礦于年內開采。而公司的復合氧化鋯、核用鋯等產品產能規模擴張,公司已經擁有貫通的產業鏈,克服了中國核用鋯國產化難題,成為業內絕對龍頭。

有別于大眾的認識。

1、鋯系產品隨鋯英砂而大幅提價,目前價格已達去年同期的三倍。企業毛利率穩中有升,凈利大幅增長。2、公司擁有貫通鋯產業鏈,產品結構優化,盈利能力提高,突破核用鋯產業化難題,為國防安全做出貢獻,估值提升!風險提示。

1、鋯產業鏈下游需求低于預期。

2、鋯產品價格上漲幅度低于預期。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產品中心  |  生產設備  |  新聞動態  |  銷售網絡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08-2012 bjjhj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寶雞市嘉豪稀有金屬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陜ICP備14002105號
電話:0917-2753820  13991717844  傳真:0917-2750089  E-mail:[email protected]  地址:陜西省寶雞市高新六路
技術支持:寶雞商務網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走势